这样的现象并非孤例。在中部某地,一名镇党委书记谈起基层迎接检查工作存在的问题时欲言又止。

“金额很高的份子钱会给生活带来压力,尤其是对于还没有正式工作的学生来说,随一次份子可能把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垫进去。”聂英感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