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香港及海外市场对科技企业的吸引力,体现在他们对上市指标的包容性更高,看的不仅是企业的现在,而是成长性和未来,”普华永道世界各国科技行业主管合伙人倪靖安指出,“因而对于早期以研发为主、尚处于技术储备期的企业而言,非常具有吸引力。”

原油投资不仅仅是商品,它背后承载了大国间的利益博弈。正如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·比罗尔传递出的信息,全球能源的命运依赖于政府所做出的决策和政策。今年的地缘政治和大国博弈将会变得更加复杂,而这也正是油价难以去量化判断的地方。因此最终的价格走势还需要密切关注国际政治关系的演变。